與歷史并不疏離——樂堅的后現代水墨
藝術名家 新浪收藏 2018-04-10 16:16:38
文丨徐明松

  當代水墨在經歷了“85新潮”的淘洗和汰變之后,呈現出創作流變與遞嬗的豐富面向。一是新文人畫盛極一時的熱鬧以及抽象水墨伴隨著當代藝術的風行而繼續衍變;二是因循著傳統的余脈,尊崇并重返宋元繪畫經典的創作同道也多有風云再起之勢,甚而有執拗者要“革生宣的命”,裹挾著當下藝術品市場的功利,復古之風尤勁。于是,在離經叛道與禮古復古的兩端之間,成了守成與突圍的角力場,中國畫的邊界之爭也在現當代成為世紀之問。而顯然,幾乎所有的藝術形態及其藝術本體,不會因為“刻舟求劍”的機械唯物而裹足不前。從世界藝術史的角度出發,在當下文化多元化經濟全球化的語境中,關于中國畫邊界的討論甚而可以看作一個并不真實也不致用的命題。在無數的藝術探索者中,樂堅的繪畫實踐誠然也為“左、右”兩端的相向對立提供了創作新思維的一個個案文本,一個“第三條道路”(僅或是畦徑)的契機和可能。一方面,樂堅以傳統中國畫的筆墨語言,在傳統的中國畫的材料與載體宣紙上再造了一個師法自然又心源既得的“胸中丘壑”,意境洵然。與此同時,他的圖像語言的演繹,在與禪意和詩性相貫通的意境表達的基礎上,覆合著更宏觀的一層架構。換言之,樂堅的作品并沒有以西學之用簡單而粗暴地介入以儒、道、釋為體的繪事畫學,保留了古典繪畫意境所有精湛與豐沛的追求;又同時發現古典意境的當代審美價值以及與當下文化鏈接的可能性。這種建設在中國傳統美學基點上的架構也并不玄奧和突兀,依舊是傳統的筆墨表現,雖然以不變而求變,有時僅僅是“飛白或留白”顯現的光感,抑或是在大片天空的留白處烘染的“灰度空間”,然而,這種圖像語言的衍變則產生了文本詮釋的新的空間,她有如鏡像,她是一種古典——當代復合的結構語言,從而呈現出圖像閱讀的豐富層次。

樂堅藝術作品樂堅藝術作品
樂堅藝術作品樂堅藝術作品
樂堅藝術作品樂堅藝術作品

  方士庶在《天慵庵隨筆》里說:“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實境也。因心造境,以手運心,此虛境也。虛而為實,是在筆墨有無間,故古人筆墨具此山蒼樹秀,水活石潤,于天地之外,別構一種靈奇。——曲盡蹈虛揖影之妙。”中國畫意境的真髓在于虛境、靈境;所謂“師法造化,中得心源”,這是意境創現的條件。營構胸中丘壑,乃是“靈想之所辭,總非人間所有”(惲南田語)。這種靈想,充滿了中國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和美學哲思,樂堅多年游歷在傳統山水畫的意境里,涵泳游心,澄懷觀道,當有心得。首先,禪境的表達,乃是樂堅作品孜孜以求的畫境蘊含。所謂在“拈花微笑里領悟色相中微妙至深的禪境”,直探生命的本原。盡管他的作品在構圖布局上呈現些許現代構成的元素及趣味,而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將山水的靈想坐實于每一塊山石、每一叢草木,所以他對于局部物像的表現更加著力,所謂“慢慢汗汗一筆耕,一草一木棲神明”(沈佺期),樂堅尊崇如是。在他回歸水墨創作之前,他沉浸多年佛學題材的油畫表現,而在他重返水墨之間,他似乎找到了靈性開啟的一線光亮。筆墨不是程式,筆墨是世相物理的一種生命符碼,是心象外化與折射的智慧呈現,技進乎道矣。所以當樂堅重拿毛筆,提按、頓挫、勾描、皴擦、烘染,他重新找回了“心靈深處隱秘顫動”的節奏,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藝術支點,也是中國人寄予生命理想的“山水精神”。其間,傳統筆墨的表現物象的方法成了他不二的選擇,正是因為傳統筆墨與表現對象之間有著無可肢解的內在關聯,藝術家的文化基因乃是反映藝術自覺的重要元素,誠然如樂堅所言西方人之于咖啡,中國人之于茶。

樂堅藝術作品樂堅藝術作品
樂堅藝術作品樂堅藝術作品
樂堅藝術作品樂堅藝術作品

  尊崇傳統,并不意味著耽于傳統的迷思。一方面,樂堅以傳統筆墨開筆為象,呈現傳統意象的豐沛與精湛;與此同時,他又在宣紙上反復對物象皴擦、烘染、疊加,形塑一種更為厚重的質感與肌理。并且將西畫物象表現的“高光點”導入畫面,讓通幅渾厚的“黑金山水”產生通透而生動的視覺美感。另一方面,樂堅在畫面的布局上突破傳統中國畫構圖的一般“定律”,更為強調視覺的構成效果,或是大片天空下的一截山巒,或是幾近迫塞的畫幅留出的一抹天際。尤其是關于天空的表達,在傳統中國畫境界里,天穹遠非僅是實在的物理范疇,更多是一個虛靈空間的關乎哲學與藝術的描述。所謂“虛實相生,無畫處皆成妙境”。留白成為中國畫表現“虛空”的要素。而樂堅畫面則以淡墨將天空反復罩染成空蒙混沌的“灰度空間”,表面上看,以西畫的素描關系形成畫面黑白灰的梯度層次,給厚重的畫面強化了沉凝而廓大的氛圍。而且,拉開了創作主體與客體之間的距離。傳統山水的“臥游”演變成既入乎其內又出乎其外的當下性的解構與“觀照”。這里,無論是閃爍點有如“特寫”似的山石草木、飛瀑流泉的“格寫”,還是層層疊疊的烘染而成的有如鴻蒙初開的天穹,畫家依托和秉持筆墨為象的初衷及表現,氣韻生動,古意宛然。與此同時,在作品的立意和創作思維的格局上,并不排拒“西畫”語言的滲透與介入,而是利用這種交互產生畫面閱讀的“間離效果”,仿佛在水岸邊觀看水中倒影一般,這種間離或鏡像的觀照,反映了樂堅的創作堅持。筆墨當隨時代不是一句泛泛之言,我們無法真正回到晉唐宋元,因而當下性的語境與傳統語境之間無可想象像娛樂劇那樣穿越無礙,全盤地復古要么復的是傳統繪畫的皮相,要么就會喪失當代畫家最基本的創作自信和當下性的觀照。因而,在樂堅的作品里,既有著傳統筆墨所營造的意象表達,也有覆蓋在畫面之上新的圖式語言,鏡像化或者間離效果是他將傳統語境與當代多元化語境相連接的一種手段。由此,樂堅的作品甚而可以看作是一種“后現代”水墨的創作,是與歷史傳統并不疏離的“文脈主義”(contextualism),蘊含著古典的輝光與當下的觀照。從當代語境的闡發與傳統文脈接續上,樂堅無疑使一個有智慧的勇者。在傳統的游離與守成間,他義無反顧,自開一路。樂堅作品沉雄大氣的氣象不斷佐證了他藝術態度,一如梁漱溟所言,尊重傳統文化,順應世界潮流。藝術也復如此。

推薦報告

中國收藏盛典
打造收藏界最具影響力的年度盛會讓收藏者收獲更多!

咨詢電話:010-59410938

商務合作:13521422281

中國收藏盛典
盛典簡介
參會申請
活動流程
行業論壇
往屆回顧
媒體專區
最新動態
行業資訊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
組委會簡介
合作單位
組織架構
聯系我們
相關服務
宣傳推廣
整合營銷
視頻推廣
活動策劃
友情鏈接
藝興網新浪收藏翡翠街中國收藏家協會全聯民間文物藝術品商會張雄藝術網博寶藝術網中國國家藝術網中藝網淘藝術網好撿漏亮寶樓藝術網鬼市藝起來  
Copyright ? 2011-2017 中國收藏盛典官方網站  京ICP備17040956號-1
体育彩票多乐彩 秒秒彩秘诀 试机号后金码 双色球投 幸运农场水果版走势图今天 排三试机号开奖助手网 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3分时时彩计划软件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竞彩足球比分中奖查询